园林设计新说法
2008/3/12 

       ——来自第五届萧山花木节上业界人士的思想碰撞

  李明德:

  育苗户要跟着设计师走

  “育苗户一定要跟着设计师走。否则,育出的苗子不被设计师接受,不能用到绿化工程中,苗子哪能有销路?”浙江台州东海园艺公司的李明德是这样看育苗户与设计师之间关系的。

  在今年萧山花木节的展馆里,依然是红叶石楠、金森女贞、小丑火棘等花灌木一统天下,而清新自然的矮生地被竹在艳丽的色叶植物“包围圈”中却一下子抓住了记者的眼珠。也正是这种叶片绿白相间、高度只有二三十厘米的矮生地被竹让李明德在观赏竹市场上站稳了脚跟。

  李明德开始发展矮生地被竹是1999年。那一年他去上海考察市场,被上海浦东机场候机坪周边那一大片矮生地被竹吸引住了。

  李明德的想法很简单:育什么苗先看上海的园林设计师用了哪些植物。上海园林绿化在全国居于领先水平。矮生地被竹能应用到上海浦东国际机场,一定有市场前景。

  李明德费了不少周折才在“中国竹子之乡”——浙江安吉找到矮生观赏竹的种源。“每枝小竹芽要1元钱,价格一点都没有商量的余地。我一下子买了两万枝。差不多将它们全买光了。现在安吉那边主要是高秆品种,他们要矮生地被竹都要找我。”

  “中国老百姓都喜欢竹子,中国的竹文化历史悠久。用竹造景可以提升园林绿化的品位。这也是我下大力气发展矮生地被竹的原因。”

  陈煜初:

  我对园林设计师的意见很大

  陈煜初是搞水生植物的,他与记者刚一碰面就很激动地说:“我对园林设计师的意见很大。园林设计师一定要多了解植物习性,否则会闹出笑话。”

  陈煜初接过这样一笔苗木采购单:黄菖蒲、黄花鸢尾、水生鸢尾分别要1000株。实际这是一种植物的不同叫法,却被设计师当成了3种植物。陈煜初说起这事儿觉得哭笑不得。

  “有一次,一位苗木经纪人为一项绿化工程采购3000株芡实。用量这么大,我觉得很奇怪,就问经纪人是不是设计师弄错了。经纪人告诉我:设计师就是这么设计的,每平方米的栽植密度是25株。而芡实最大面积能达到2平方米,4平方米至6平方米的水体里种一株就可以了。一平方米种25株太‘挤’了。我为那些水生植物叫屈啊。”

  在展馆里,陈煜初也给记者上了一堂水生植物课:

  “水生植物按生活环境一般分成湿生植物、挺水植物、浮叶植物、浮水植物、沉水植物五大类。有些植物具有很强的适应性,在不同的水环境下可以表现为不同的生活类型。如竹叶眼子菜、矮慈姑,它们是沉水植物,但也可以是湿生植物;又如千屈菜和黄菖蒲等,既是挺水植物,又可适应湿生以及中生环境。不过,像野荞麦是湿生植物,喜湿但不耐水浸,有些设计人员却把野荞麦设计到水深达0.5米的水里。像荷花在1.2米的水深处就不能开花了,可在一些设计方案里它被种到3米深的水池中。”

  陈煜初还提醒设计师:菖蒲和唐菖蒲虽都是水生植物,但两者差别很大。菖蒲是天南星科菖蒲属植物,黄菖蒲等是鸢尾科鸢尾属的植物。有些设计师在苗木采购单上赫写着需要菖蒲(粉红色)、菖蒲(黄色)、菖蒲(蓝紫色)、菖蒲(紫红色)。实际上是把二者弄混了。

  陈铭泽:

  设计师用新品种很慎重

  记者在展馆里见到陈铭泽时,他正在向著名的苗木经纪人楼飞君了解苗木市场的情况。陈铭泽来自上海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这家设计院拥有国家一级园林绿化资质,接的多是“大活儿”。

  陈铭泽说:今年他已经是第三次来萧山参加花木节了,而上海办的花展他从来不参加。他最关注的是苗木价格和规格。设计方要做工程概算,必须考虑到价格等因素。

  记者在采访园林设计和施工单位时,多家企业都对应用新品种表现出很谨慎的态度。比如红叶石楠,在上海的园林绿化应用量很小。杭州大通园林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楼建勇就表示:最喜欢用的是乡土树种。

  陈铭泽认为,园林设计师在用植物新品种时必须慎重。他说:“园林绿化工程招投标方案通常要通过专家组评审。而在评审方案里用新品种会有风险。有些新品种连评审专家都不认识,设计师担心方案会被否定。有些新品种是从国外引进的,在国内的试种时间太短,不知道植物性状是否稳定。我们要考虑苗木栽下去的长期效果,在新品种应用上,我们不能做‘吃螃蟹的人’,要是用砸了,会影响设计公司的品牌和信誉。当然,我们这样做也是为客户方着想,有些新品种即使是应用,也是小范围的试用,比如红叶石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