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也有心灵感应?
2010/12/17 来源:《百科知识》 作者:陈明

   人的心灵与情感可以和植物沟通。这种想法听起来好像令人匪夷所思,人怎么能和植物进行心灵沟通呢?可是近些年来,有些科学家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
    
    在美国,有个名叫奥克兰·威妮的女士,曾做过这样一个试验:她从公园里摘回两片虎耳草的叶子,一片放在床头柜上,另一片放在起居室里。每天早上起床后,威妮都要看看床边的叶子,希望它继续活着,对另一片叶子则根本不予理睬。一个月后,她不闻不问的那片叶子萎缩变黄,开始干枯;可是获得威妮关注的那片叶子不但活着,而且就像刚从公园里摘下来时一样新鲜。似乎有某种力量公然蔑视自然法则,使叶子保持健康状态。这表明:人的心灵与情感可以和植物沟通。
    
    这种想法听起来好像令人匪夷所思,人怎么能和植物进行心灵沟通呢?可是近些年来,有些科学家在这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果,引起了人们的普遍关注。
    
植物可与人类互动
    
    威妮的试验结果引起了鲍威尔·奥格尔的兴趣,奥格尔现任美国加利福尼亚洛斯托斯国际通用机器公司的总化学师。他想,人的精神力量可以使一片叶子超过它的生命极限而继续保持绿色,说明植物可以获得来自人体的能量并感知到人类的意图。
    
    按照威妮的做法,奥格尔从树上摘下3片榆树叶,放到床边的一个碟子里。每天早饭前,他都要花一分钟时间,集中精力注视碟子中的两片叶子,劝勉它们继续活下去,对中间那片叶子则不予理睬。一周后,中间的一片叶子变黄枯萎,另外两片仍然非常健康。令奥格尔更觉奇怪的是,活着的两片叶子的叶柄,在采摘时留下的伤痕似乎在渐渐愈合。看来,植物的确能与人进行心灵或情感方面的某些沟通。
    
    这件事极大鼓舞了奥格尔,也让他想进一步探究,人的精神力量是怎样影响到植物的。为解开谜团,奥格尔用高倍透析显微镜将植物体液活动放大300倍,并制成幻灯片。在制作幻灯片时,他试图通过增强与植物的亲密感和对植物提供更多关注的方法,寻找人们肉眼看不到的植物体液因子。结果他发现,有某种更高级的动力在指引着植物体液因子的运动方式与方向,这说明植物可以获知人类的意图。
    
    一年后,奥格尔开始了新的尝试。他希望可以确定植物在与人类沟通或互动时,是否有固定的时间。这一次试验的对象是海芋属植物。他将氢电流计连在一株海芋属植物上,然后站在植物前,深呼吸并使自己完全平静下来,并伸手去触碰植物。在此过程中,他将植物视为自己的亲密友人。每次这样做时,他注意到能量仪的记录笔都会产生向上的波动,他能感到有某种能量从植物身上散发出来并传到他的手中。
    
    3~5分钟后,奥格尔再次重复相同的试验,结果发现植物并未出现持续反应。奥格尔认为,他和海芋属植物之间的反应,似乎与他同爱人或挚友间的感情反应相类似,即彼此之间热烈的情绪作用会引起对方热烈的回应,就好像把某种能量释放出来,直到它最终耗尽。此后,双方都需要重新补充能量,以便开始新一轮互动。
    
    通过试验,奥格尔意识到,与植物进行互动并监测其反应时,必须集中全部注意力。如果他在植物前格外专注,希望植物愉快,祝福它健康成长,那么植物就会从萎靡状态下苏醒。人类和植物之间似乎能够相互影响,彼此结合为一个整体。奥格尔说:“在高精密能量仪的试验中,植物能放射出有益于人类的能量,人体可以感觉到这种力量。植物会把这种力量传送到某个人的特定的能量场,这个人反过来也会把自己的能量传递给植物。”
    
    由此看来,植物是活生生的个体,有意识,有感情。
    
不同植物反应不同
    
    用常人的标准看,植物是瞎子、聋子、哑巴,在植物与人的互动试验中,奥格尔发现,其实它们在接收人类的情绪反应时,是极为敏感的。不过,不同的植物对人类情绪反应的程度与方式各不相同。就拿海芋属的植物来说,有的反应较快,有的反应较慢;有的能做出明确反应,有的则未有很明显的表示。这是针对整株植物的。单就叶片来说,也是各具特色,个性鲜明,电阻大的叶子特别难合作;水分大的新鲜叶子,试验效果最好。
    
    此外,植物似乎有它的活跃期和沉寂期,通常只在某些日子的某个时候才能充分进行反应,其他时间则“不想动弹”或“脾气不好”。为此,奥格尔在另一次试验中,将两株植物连在同部记录仪上。他从第一株上剪下一片叶子,第二株植物对同伴的伤痛做出了反应。不过这种反应只有当奥格尔注意它时才有。如果他剪下叶子后不去看另外一株时,它就没有反应。这就好像奥格尔同植物是一对情人,同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彼此眼中只有对方,根本不曾留意路人。但只要其中一人注意到别人的存在时,另外一人的注意力也会分散。
    
千万别伤害植物的感情
    
    奥格尔还通过试验证实了另外一点:在同植物进行感情交流时,千万不能伤害它们的感情。
    
    奥格尔曾经请一位心理学家在15英尺外对一株海芋属植物强烈示好。试验时,植物对心理学家的情绪做出了持续的强烈反应,但突然间这种反应停止了。
    
    奥格尔问心理学家,他当时心中在想什么,是否有什么别的想法。心理学家回答说,他那时在拿自己家里的海芋属植物同奥格尔的进行比较,认为奥格尔的远比不上自己家的。
    
    显然,这种想法刺伤了植物的“感情”。在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它对任何刺激都不再有反应,甚至以后的两周内,植物也维持这种沉寂状态。这表明,那位心理学家的比较心理引起了植物的反感。
    
    奥格尔的邻居名叫伊丽莎白·海伦,她家里种植了茉莉金莲花仙人掌等植物。一天,海伦的朋友萨普莱前来作客时,无意中手碰上了仙人掌,被刺得痛痒不已,于是她痛骂了仙人掌一顿。以后的几天,只要她看到这盆仙人掌就不断诅咒它。一个星期后,这盆仙人掌就枯萎了,其他植物则依然鲜活。
    
    既然人可以同植物进行心灵沟通,那么可不可以将自身意念融入到植物之中呢?
    
    早在16世纪,德国有位名叫雅可布·贝姆的方士就声称他有这种能力。当他注视一株植物时,可以感到自身意念与植物融成一体,成为植物的一部分,觉得在“奋力向着光明”生长。他说此时他同植物的单纯的意愿相同,并且与愉快生长的叶子共享水分。
    
    这当然是无稽之谈,把植物的意识拔得太高了。
    
沟通需要和谐欢乐
    
    人与植物沟通时,需要和谐欢乐的气氛吗?
    
    为解答这一谜题,奥格尔邀请美国植物学家伯斯特做过一个试验,他把仪器的一端接到植物的叶子上,然后把恐怖的声音和影像讯号转化为电波传送给植物,观察植物在强烈刺激下的“感情反应”。试验做到一半时,一些“胆小”的植物的叶子就因为受到惊吓,不能很快从根部补充水分导致失水枯萎现象发生,就像人体受惊时,汗水会“分泌”更多更快一样。要是在试验中突然对植物大声呵斥,它们还会发出叹息声。
    
    这些现象表明,在我们与植物沟通时,要创造一个优雅舒适的环境,绝对不能向它们发送恐慌的声音、影像或者突然对其“训斥”,以免植物情绪紊乱,造成不必要的损失,甚至导致其早衰。
    
    奥格尔还发现,植物对人们谈论性话题比较敏感。一次,几位心理学家和计算机程序工作人员在奥格尔家里闲谈,试图观察植物对他们所说的话题的反应情况。谈话大约进行了一个小时,植物一直没什么反应。但当有人提出要谈谈性的问题时,仪器上的记录轨迹发生了剧烈变化。他们猜测,谈论性话题可以激发植物自身某种性能量。古时,为获得丰产,人们会在新播种的地里进行祈祷。看来这种做法并非绝对是种迷信行为,按照奥格尔的发现,人们的祈祷或许真的可以刺激植物生长。
    
沟通使用什么语言
    
    在与人类沟通或同外界交流时,植物会使用怎样的语言呢?
    
    奥格尔把植物与人沟通或对外界感应传出的能量,用微电波引导出来,再把微电波转译成声音,从而发现了一些新奇现象:茄子缺水时,会发出微弱的呻吟声;向日葵获得灌溉与日照时,会发出欢悦的声音……
    
    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生物学教授安吉莉娜博士也做过类似的试验,她用赞美与欢乐等词语录制成能量集中、频率较高的语言来与莴苣沟通。虽然交流的时间很短,但这些接受过赞美与欢乐语言沟通的莴苣,却明显比一般莴苣发芽早,长势好。
    
    此外,植物对在摇曳着烛光的房间里讲鬼怪故事也有反应。在讲到某些情节时,例如“森林中鬼屋的门缓缓打开”,或者“一个手中拿刀的怪人突然出现”,抑或“查尔斯弯下腰来打开棺盖”等等,植物的注意力似乎高度集中。奥格尔还通过试验证明,植物可以对在座人员虚构想像力的大小做出反应。
    
    最近,植物学家运用现代科技手段,发现了植物与人类之间存在沟通关系的另一奇特现象:每当有凶案在植物附近发生时,植物的“感觉器官”可以记录下这一凶案的全过程,成为可与人们沟通的现场第一“目击证人”。奥格尔与纽约植物学者伯克斯特博士合作,专门研究植物与人沟通的“感知记忆”功能,他们曾用电波记录试验,在一盆仙人掌前安排了一场打斗。之后,他们将这种记录曲线转化成植物语言进行解密,从而了解到打斗的全过程。最终发现,植物对这场打斗的记忆与真实的现场情况基本吻合。
    
    奥格尔的研究为人们认识植物界开启了一扇新的窗口。植物王国的子民们似乎能够揭示出任何恶意或善意的信息,这种信息比人类语言所表达出的更为真实可信。
    
    关于植物与人类沟通的研究,其意义无疑是深远的,但目前仍然有许多谜还未揭开。
    
    摘自《百科知识》2010年第20期  作者:陈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