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派盆景的自然美、整体美、意境美
2009/6/11 来源:鄢陵花木网

  盆景是以自然树木、山石为主要材料,其中植物又具有生命的特征,因此自然美是盆景美的一个重要方面。

  树木:树木的自然美包括根、树干;枝叶、花果和整体的姿态美,以及随着季节变化的色彩美。

  根:树木的根有微露土面,给人以坚实之感;还有提根露出土面的,有龙蟠虎踞之势;有几株根连在一起,成为连根式的;还有扎根在石隙中的,具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意韵。故在盆景中,有以极为主要欣赏对象的"提根式"、"连根式"及"附石式"等艺术形式。

  树干:树木的主干虽经过艺术加工,仍具有自然树势和神韵。如直干刚劲挺拔,曲子苍古多姿,各具特色。干皮则有老有嫩,有粗糙,有光滑,如黑松的干皮满布鳞片,而竹类植物则光滑多节,各富情趣。树干的色彩也有多种:有黑色、灰褐色、黄褐色、翠绿色、紫黑等。此外,有些半枯朽的树干,与欣欣向荣的枝叶形成对比,能给人“枯木逢春”之感。叶:叶形随着树种不同而不同。有针状、鳞状、卵状、扇形、掌状、瓜子,还有叶形奇特的,如拘骨等。叶的质地有硬有软,有厚有薄,有革质的,也有纸质的。叶的色彩更是丰富多样:有深绿色、浅绿色、黄绿色、红色、镶边、花叶等。

  花果:花的形态及色彩是最富于变化的。在花木类盆景中常见的有:杜鹃、金雀花、石榴花、梅花等等,可谓千姿百态。现果盆景的形态也很多,如火棘果、桐妃果为、胡颓子佛手果。果实的色彩也很丰富,金黄色、红色、紫红色、黄绿色等等。

  树木盆景的根、干、枝叶、花果各个部分的形态与色彩有机结合起来,形成了树景整体美。

  季节变化美:盆景植物的形态、色彩都会随着四季的变化而变化。如春季新芽吐翠,夏季枝繁叶茂,秋季果实累累,冬季枝干苍劲。随着树龄的增长,树木还会渐渐显出一种苍古的姿态。观赏树木的成长过程及四季变化,富有极大的欣赏趣味。

  山石:山石的自然美主要指山石的质地、形状和色泽。

  质地:山石有硬质、松质之分,如英德石、树化石质地坚硬;砂积石、海母石、浮石质地疏松,其表现山水景色各有不同。

  形状:山石的天然形状包括外形及皴纹。就外形来说:有峰状的,如斧劈石;有层叠状的,如千层石;有浑圆状的,如卵石;有磷峋状的,如英德石。就皴纹而言,有斧劈破,如斧劈石;有乱柴皴,如芦管石;有折带皴,如千层石;还有几种皴纹交错的,如英德石。

  色泽:石笋石多为青灰色,树化石多为黄褐色,斧劈石多为深灰色,宣石多为纯白色。在盆景的表现上,各有所长。如石笋石用以表现春山,宣石用以表现冬山,都较为适宜。

  盆景作为一种艺术,要具有画境美,更要能表现出深远的意境,也就是要使人们在欣赏的时候,不仅看到了景,而且通过景激发出美的感情,美的意愿,美的理想,从而产生丰富的联想和领受景外之情,达到景有尽而意无穷的境地。

  意境美对人们的感染力是很强烈的。它使盆景作品耐人寻味,具有百看不厌的魅力。由于盆景的作者在创作过程中,已经将自己的感情融化于构景中,当观赏者进入这种美的感情、意愿和理想的意境时,就能与盆景作者达到思想感情上的共鸣。

  意境是盆景艺术的最高境界。它是建立在画境的基础上,二者互相渗透,很难分开。意境有时还借助盆景的题咏来表现,因此欣赏盆景还须具备一定的文学修养。

  在盆景的创作中,最难于表现的就是意境美,而在盆景的欣赏中,最需要审美水平的也是意境美。以一盆松树盆景为例,当我们看到苍翠的新叶,鳞斑的老干时,只是欣赏到它的自然美。而当我们看到它挺拔的主干,苍劲的枝叶时,我们又欣赏到了它的画境美。即由松树苍劲挺拔的姿态,联想到它的"不畏风暴,坚贞不屈"的品格,而受到精神上的鼓舞,那才欣赏到了它的意境美。特别是水旱盆景内容丰富,景物多样,更能体现它诗情画意的意境美。对盆景作品产生联想,是因人而异,带有一些主观成分,是由欣赏者思想水平、艺术修养、生活阅历等因素来决定的。

  意境的深浅并不完全取决于景物的多少或场面的大小。有时候,在景物很简单、场面很小的盆景中,也能表现出深远的意境。如一盆水旱盆景,几丛石窟蒲长在砂积石上,置于水盆中,再点缀几只小鸭子配件,就可以使欣赏者联想到苏武"春江水暖鸭先知"的名句,从而使人感受到春天的到来和浓厚的生活气息,引起许许多多遇思联想,增加了对盆景欣赏的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