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梅盆景“幽谷揽胜”赏析
2009/6/15 来源:盆景艺术在线论坛 作者:袁欧明

  盆景是以文化修养为本,美学理论为指导,造型技巧为手段的视觉造型艺术。“崇尚自然、富含诗情画意”是中国盆景的民族风格。

  赵庆泉大师讲:“创新是盆景艺术发展的必由之路。过去的创新,在今天已成为传统,今天的创新又是未来的传统,所以创新是继承的发展,永无止境”。

  潮州—地灵人杰、人多勇于拼博创新。袁欧明先生的雀梅盆景《幽谷揽胜》就是一很有创新意味的作品。该作品属大悬崖式,但在造型上又不侑于大悬崖式的规范,作者活用中国画中枝的穿插承破画论,使原枝干身中段成“O”型的南枝成为个性明显的有特色的亮点;在枝法上南北结合,刚柔并用、追求自然野趣;构图取全垂式,势险相雄,抡人视觉、动人心魄,不愧为金奖作品。

 


  现试赏析如下:

  一、整体大效果:作品外轮廓成“S”形,有如瀑布掛川、流动感强;造型夸张,气势浑雄、一泻千里,震憾人心;树相自然野趣、厚重;题名着重于“揽”字,既符合“O”型南枝的个性又具团结、集中精华把胜景紧揽一体之意;作品飘垂90CM,规格属大型,制作难度高、创意足;神韵凝重古朴与题名环环相抅。

  二、根盘树干:作品头、根卧盆,重心外悬,但主根下沉、拖根爪立有力锚定,大有力拔山亏气概世之感;主干一、二节几成90度悬泻下垂,极尽大悬崖干式之美;主、副干头段、中段、尾段顺接自然、具有大悬崖造型不可多得的险、泻之势;主、副干揽相天成,突现主题意境。

  三、枝爪布局:全桩布托合理,B主干与C副干尾梢同向左展、上昂,气势扩张外展,D、E、F、G四新培重点取势要枝与B、C相同并起加强造势的作用;A、L枝,枝势右逆,“九顺一逆”在统一中求变化;C、L顶枝组,雄而不高,既不抢夺主干大势,相反起到加强树相厚重的作用;侧枝线横平,多呈自然枝型,其间采用软、硬角相结合,长、短跨度互用的方法求取韵律的统一调谐,有如水花激溅,赏心夺目;作品年功突显,横角枝密集自我协调,新芽点翠郁郁葱葱,对“揽胜”的主题起到很好的强化作用。唯一的感觉是侧枝留空较均衡,如果主干阳面枝与阴面枝的争让、留空布白之间的对比更强烈些,个别地方适当虚灵些可能效果更好。

  四:配盆装饰:特制的碣黄地黑底开窗阔口中深方盆,稳重大方;黑地窗内阴文隶刻:南枝本同心、唤我作他杨诗句直朔主题,朱红大印压边,光艳夺目;红碣色的方形高几、黄碣色的方盆、茶碣色的树干,色、形协调统一并与黄绿色的新芽色调冷暖对比强烈;繁体“幽谷揽胜”四字书于画面右上角,配与朱红双印调和画面构图;书、诗、画、印四位一体极尽中国盆景民族特色。

  《幽谷揽胜》造型不为成法所拘、清新亮丽;取势夸张、险峻;品相古朴、野趣;题名亲情、贴切;意境内蕰、深远;神韵肃穆、庄重;配盆、装饰、整体组合一流,实是一最具有民族特色的不可多得的佳作。

  记得苏本一会长讲过:“盆景创作既不能拘坭于纯自然的真实,也不必排斥抽象的概念化的追求,具象与抽象的完美统一才是真正艺术发展的必由之路”。“百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盆景创作要在不违背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下敢想、敢钻才能恰如其分地创造出高于自然的作品来。我真诚地希望袁欧明先生有更多更好更有创意的作品面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