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之眼”切莫轻视
2009/4/16 来源:中国花卉报 作者:冯文东

    近一段时期,国内花艺作品不命名似乎成为一种时尚。前不久的香港花卉展上大部分花艺展位都没有为作品命名。部分花艺师认为,这是创作者的自由选择,可以给观众留下更大的想象空间。但作品无题是不是一种合适的方式,值得商榷。

  笔者认为,无论何种风格、何种形式的花艺作品,最好命名,而且要恰当、传神地命名。中国插花花艺大师蔡仲娟曾说过:“西方花艺重装饰、日本花艺重形式、中国花艺重意境”。即使是侧重装饰性的西方花艺大师,如世界杯花艺大赛冠军英国花艺师大卫·丹尼尔,世界杯花艺大赛第五名获得者、比利时花艺师托马斯等,也会为大型花艺作品精心命名。托马斯在去年迎奥运插花花艺大赛上做了一场关于“禅与道”的表演,他命名的“竹林七贤”、“中国红”等作品名称,很能表现一个外国人眼中的中国禅道。擅长表现深远意境的东方式插花,命名则更是不可或缺。

  花艺作品和摄影、雕塑、音乐、诗歌等其他艺术门类一样,都是创作者表达主观情感的一种载体。作品名称是一种引导观众想象的手段,可以让观者更便捷地领会创作者想表达的观念。过于抽象或是意境晦涩难懂的作品,更应该通过命名更好地向观众传达作品的意旨。观众知悉作品名称的时候,其实也是领会花艺作品内涵的开始。

  在众多花艺大赛中,笔者看到许多观众习惯性地去寻找作品名称,边观看作品边细细推敲揣摩。可见好的作品命名能给人以提示,让观者体会到作者的意图或指向,从而受到启发。对于专业观众来说,作品名称也能帮助同行更加有效地交流和探讨:此命题以此种创作手段表现是否恰当?在表现手段创新、意境晦涩的实验性花艺作品中,命名则更显得更为重要。

  有了深邃的思考,才会有好的创意;将好的创意具象为精美的作品,再用精彩的命名加以“注解”,这是花艺创作的一般过程。花艺作品的命名,实质上是插花艺术创作的有机组成部分。花艺师是自己作品的第一读者,一般都需要通过文字将作品的意义适当表现。以此观之,为花艺作品起名也是衡量花艺师人文底蕴高下的一个尺度。在去年日本东京池坊年会上,四十五代池坊华宗匠池坊专永大师的作品,令许多观者感动,作品中表达的人生秋凉中那仅存的一抹光亮和殷红,手法和表现方式十分恰当得体;“人生的晚秋”之名透出的意境,也让人回味无穷。

  “题好文一半”,“好题目是作品的眼睛”。文学作品如此,花艺也大抵如是。一件好的花艺作品,好名称的作用就是画龙点睛。因此,花艺师应该对作品命名更加重视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