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污染:另一种生态危机?
2005/8/1 来源:方圆 作者:马菲菲 张吉吉


  
  背景阅读
  基因污染可能在以下情况发生:
  1、附近生长的野生相关植物被转基因作物授粉;
  2、邻近农田的非转基因作物被转基因作物授粉;
  3、转基因作物在自然条件下存活并发育成为野生的、杂草化的转基因植物;
  4、土壤微生物或动物肠道微生物吸收转基因作物后获得外源基因。
  
  不同于污水排放、烟尘超标等常见生态污染,基因污染是一种非常特殊又危险的环境污染。
  简单来说,转基因的生物被释放到环境中之后,通过花粉等传播方式,人工重组的基因漂移、扩散到天然的生物物种基因中,造成“基因污染”。并且,这些外来的基因可以随被污染的生物的繁殖而得到增殖,再随被污染生物的传播而发生扩散。这是一种能够不断繁殖、扩散且又无法清除的污染。基因污染的危害,超出我们的想像。
  在自然界中,通过授粉的方式,物种之间实现杂交本是一件寻常事,但由于转基因作物具有杀虫、抗除草剂等特性,例如,这种基因如果漂流到另一个物种,就可能带来明显的环境影响,而野生植物一旦受到转基因污染,就不可能再修复。
  基因漂移还有可能导致超级杂草、超级害虫的出现。有资料表明,“在如今的加拿大草原农田,同时拥有抗3种以上除草剂的杂草化转基因油菜非常普遍。它们的油菜籽掉到农田里,来年会重新萌发。如果一片田地上种植的不是同一个物种,它们就成了不受欢迎的‘超级杂草’,农民不得不求助于对环境破坏更大的除草剂。另外,转基因作物的基因还通过授粉的方式,漂流到生产有机食品的农田当中。所谓有机食品,其中一个标准就是不含转基因。因此,在从事有机农业的农民看来,这些转基因作物就是影响其产品信誉的‘超级杂草’,是对其农田的基因污染。”
  2001年,墨西哥曾发生过“玉米妈妈被玷污”事件。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环境系的两位研究人员发现,墨西哥偏僻的瓦哈卡山区的野生玉米,受到了转基因玉米DNA片段的污染。墨西哥是玉米的起源地和品种多样性集中地,政府是禁止种植转基因玉米的,但墨西哥每年从美国进口大量的转基因玉米作为食品或饲料。墨西哥人认为,他们的玉米被污染了。
  
  湖北“转基因水稻”事件
  
  2005年4月13日,绿色和平组织通过新闻媒体发布消息,称我国大米受转基因污染。
  绿色和平中国项目部可持续农业与食品安全项目主任马天杰告诉本刊记者,他们在今年2月到5月之间,先后去了6次湖北,调查“转基因水稻”事件。他们发现,在没有得到批准的情况下,该地区已于两三年前就开始非法种植转基因水稻了,这种转基因大米已经流向了武汉、广州等地市场。
  目前,包括中国在内的大多数稻米生产国都在进行转基因水稻实验,但是还没有哪一个国家允许将其进行商业化种植和销售。
  稻米是人类最重要的主食之一,转基因稻米对健康的影响和对环境潜在的威胁,使得人们面对转基因稻米的态度慎之又慎。对于此次转基因事件,马天杰说,因为我国的转基因技术尚处于实验室研究阶段,转基因水稻的提前释放,对健康和生态环境造成的威胁格外令人担忧。
  据介绍,提供这种转Bt基因水稻种子的是武汉几家种子公司,他们种子的来源是华中农业大学。
  8月10日,湖北省农业厅发出声明,“经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检测机构检测,在武汉市场上抽取的大米样品中未检测到Bt基因成分”。不过,经过他们调查,发现“武汉科尼植物基因有限公司、武汉禾盛种衣剂有限责任公司和华大新技术研发公司在承担转基因水稻生产性实验过程中,擅自扩大制种”。湖北省农业执法机构已进行了处罚,并对今年未按审批要求种植的转基因水稻予以彻底铲除。
  尽管目前发现的非法种植的转基因水稻已经铲除,但是在当地农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在两三年的种植过程期间,他们是否将这种水稻留种了呢?转Bt基因是否已经扩散到其他非转基因水稻那里?如果已经发生基因漂移,那么,漂移距离已经有多远呢?绿色和平组织的马天杰表示,他们将继续进行调查。
  
  中国大豆有可能被污染吗
  
  我国是大豆的起源地,同时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每年进口的大豆有上千万吨,2003年进口转基因大豆2074万吨,创历年进口量之最。
  有人担心,这些大豆进入到中国,会不会发生类似于墨西哥“玉米妈妈被玷污”的事情呢?中国农科院批品质资源所常汝镇研究员告诉记者,这是有可能的。比如运输过程中遗落的大豆,或者在大豆加工厂被不知情的农民工带出工厂私自种植。
  除了距离隔离,目前防止基因污染没有更好的方法。而如果转基因大豆在不设防的情况下被种植,野生大豆就有可能受到污染,更严重的后果是中国大豆的遗传多样性可能由此丧失。
  常汝镇研究员介绍,他们采用距离隔离的方法,已经在进行转基因大豆与野生大豆交错种植的实验。在他们的试验田里,他们发现基因漂移是可以发生的,部分野生大豆已经有了只有转基因大豆特有的基因。
  如果转基因大豆大面积种植,野生大豆一旦受到污染,那么中国大豆的遗传多样性将有丧失的危险。
  
  对生物链的破坏
  
  基因污染一旦发生,一个更严重的后果是对生物链的破坏。
  1999年,美国康奈尔大学研究者报道,用涂有转Bt基因玉米花粉的叶片喂养斑蝶,导致44%的幼虫死亡,从而引发了转基因玉米对生态环境的安全问题的争论。
  人类活动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会严重影响到大自然的演替过程,加速某些物种的消亡。
  如今地球上的物种,是大自然千百年自然进化演替的结果,弱肉强食,自然有它自己的规律。面对贸然闯入的转基因生物,它们的出现改变了物种间原有的竞争关系,它们的优势成长,可能会破坏原来自然生态的平衡。
  而一旦生物链遭到破坏,后果则不敢想像。
  据新浪科技报道,“历史上曾有过六次绝种的情况,最后一次是6500万年前恐龙和其他无数的物种的死亡。转基因生物的影响,可能会像第六次大灭绝一样,异种交配的物种的基因创造出的新物种可能会产生难以想像的后果。”
  常汝镇研究员说,转基因这样的技术不像别的,转进来的基因试试不好可以再拿出来,没有这样简单。
  而且,大面积种植耐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也许会加重对土地的污染,甚至会使农田生物多样性丧失。
  
  可以应对基因污染吗
  
  美国曾经发生过“星联玉米事件”。由于可能引起人体的过敏反应,美国政府只批准“星联”转基因玉米用于动物饲料,然而2000年9月检测时却发现许多玉米食品中含有“星联”,原因是这种转基因玉米在加工和储存的时候,与其他非转基因玉米混合了,当年美国收获的玉米中约有10%被污染。
  不同于寻常的生态污染,基因污染看不见也摸不着,对它有什么应对办法吗?中国国际生物多样性公约首席科学家、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薛达元研究员曾经提过一个“预防的原则”,认为要“充分地评估、预防转基因生物及其产品,对环境还有对人体健康带来的潜在的风险”。
  常汝镇研究员告诉记者,目前对转基因生物技术的研究和对转基因生物安全的研究并不对等,在研究投入上也不对等,实际上,转基因生物安全研究工作只是作为转基因生物技术研究的一部分,并不是独立于它之外。他认为应该加强对安全问题的重视,毕竟,基因污染一旦发生,就可能是灾难。
  中国农业技术学会理事长朱鑫泉研究员也持同样的态度,他认为,转基因生物技术使用之后对人类环境有没有不利的影响,现在谁也不敢肯定,但是从长远来看,从整个生物群落来看,研究工作应该同步,不能急于推广等出现问题再解决,而且到时候恐怕也难以解决。
  “绿色和平”组织也认为不应该过早地将转基因生物投放到自然环境中。可持续农业与食品安全项目主任马天杰说,整个世界范围内转基因技术研究工作都没有多长时间,就研究来说尚处于初级阶段,在目前这个阶段,转基因生物还是放在实验室才最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