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中国每年水污染造成经济损失2400亿元
2015/3/8 

“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2013年9月7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回答学生问题时说了上述这番话。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对生态文明建设提出的一系列重要论述为建设美丽中国提供了根本指引。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注意到,今年全国两会召开之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公众对于环境保护的关注,达到了空前的高度。截至昨日21时,中国网两会在线调查显示,在20个“您最关心的热点问题”候选词中,“环境治理”列在第7位,关注度高于住房保障(第9位)、就业问题(第10位)等。
  本报记者发现,与往年有关大气污染防治、水污染治理的建议和提案议案有所不同,今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的市场化、法治化思路更明确,针对性更强。
  民主党派建议设京津冀治霾基金
  根据记者观察,把代表、委员和公众的心紧紧攥在一起的是三大环境问题: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的雾霾,水污染危机,以及土壤污染。
  去年底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从资源环境约束看,过去能源资源和生态环境空间相对较大,现在环境承载能力已经达到或接近上限,必须顺应人民群众对良好生态环境的期待,推动形成绿色低碳循环发展新方式。
  今年,大气污染防治写进了28个省份的政府工作报告,“雾霾”成了公众热议的话题。
  环保部统计数据显示,在灰霾“重灾区”京津冀区域13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中,2014年空气质量平均达标天数为156天,比74个城市平均达标天数少85天;PM2.5年均浓度为93微克/立方米,12个城市超标;PM10年均浓度为158微克/立方米,13个城市均超标。长三角、珠三角区域也同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今年两会上,民盟、民建、农工党等民主党派建议京津冀三省市应联手应对大气污染,并不约而同地提出了设立“生态保护基金”的建议。
  农工党中央在其提案《关于建立京津冀协同发展生态环境保护基金的建议》中,对这个基金进行了详细的制度设计,建议资金规模设定为300亿元左右,主要有四个来源,一是由中央财政拨款;二是按照共同又有区别的原则,由京津冀协商按一定比例出资,京津应承担主要部分;三是由社会投入和社会捐赠;四是在京津冀设立专门的生态环保附加费,如电力、燃油附加费等。
  基金重点支持开展节能减排、污染防治、水源涵养、循环经济发展、环境监测监管能力建设和生态修复等重大生态环保工程,以及表彰和奖励在京津冀环境保护事业中做出突出贡献的组织和个人。
  但是,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专项资金设置来解决问题并不符合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财政改革的方向,应在确定事权时考虑中央和地方的责任,通过协调明确各级政府承担的责任,最终通过预算程序来解决。
  对于空气污染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宗庆后的议案聚焦在优化排放考核指标上。他认为,近年来国内不少城市为解决交通拥堵、空气污染问题而采取汽车限购和限行措施,实际上这是治标不治本。
  为此,他提出了三项对策建议:多修建立交桥和高架桥,保持道路通畅;交通指挥智能化,提高道路运行管理水平;积极治理汽车尾气污染。
  宗庆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一穷二白的时候,为了吃饱饭穿暖衣,现在经济发展了生活水平也提高了,金山银山青山绿水都要。
  而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的提案则建议,大力推广清洁高效用煤技术,提升能源安全。环境商会秘书长骆建华对本报记者说,在工业领域,大量散煤低效率粗放燃烧是当前我国急需提升和治理的重点。
  全国政协十二届三次会议首场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吕新华表示,加速大气污染治理不仅会使京津冀一亿多常住人口受益,受首都圈示范作用影响,全国各地也会加速,并对邻国产生好的溢出效应,“相信国际奥委会会充分考虑以上因素,让此次冬奥会落户北京与张家口。留住奥林匹克蓝,我们充满期待。”
  每年水污染造成
  经济损失2400亿
  今年,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关于采取有力措施处理直排污水有效缓解河湖黑臭现象的提案》称,河湖黑臭正在全国蔓延,必须尽快采取有力措施加以解决。骆建华向本报记者介绍,当前,我国城乡普遍存在河湖黑臭现象,其主要原因是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水体,我国城镇存在不同比例的直排污水。
  截至2013年底,全国城市(指设区市)污水处理率为89.21%。据住建部数据,2012年全国城市污水处理率已达到87%,县城的接近80%,建制镇的不到30%,村庄的只有8%。设区市、县、建制镇、村庄的直排污水比例分别约为11%、20%、70%、92%。
  “考虑到统计数据的全面性,实际比例可能更大。”骆建华说。
  环保部去年公布的《2013中国环境状况公报》显示,长江、黄河、珠江、松花江、淮河、海河等十大水系的国控断面中,Ⅳ~Ⅴ类和劣Ⅴ类水质的断面比例分别为19.3%和9.0%。在4778个地下水监测点位中,较差和极差水质的监测点比例为59.6%。
  天津市环境科学研究院研发部部长、高级工程师许丹宇告诉本报记者,我国每年水污染对工业、农业、市政工业和人体健康等方面造成的经济损失约2400亿元。
  “向黑臭水体宣战已刻不容缓。”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永会此前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国务院即将出台的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也对黑臭水体的治理提出了明确的要求。
  本报记者从多地两会上得到的消息显示,目前许多地方正在进行黑臭河湖治理,如杭州市今年治理黑臭河超过30条;成都市对全市200条黑臭河渠实施综合治理;苏州市也宣布,年内对辖内29条河道“清肠”换水除黑臭。
  对于水污染治理,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上述提案建议,以一级强化处理作为底线手段实现污水处理全覆盖。所有尚未并网的污水必须采取一级强化处理措施,不得直排。
  该提案称,城镇污水应急处理应是一项符合政府采购范围的公共服务,可以按照国家环保部当前大力推行的以效果为导向的合同环境服务模式来运作。该模式由环保企业提供投资、建设污染治理设施,并由其运营,而政府与企业签署合同购买环保服务。该合同以水质指标的质和量为合同标的。在具体操作中,可根据主要的环境问题及环境目标选择技术,签署环境服务合同。
  土壤污染防治将耗资数十亿元
  比空气、水污染更为严重的是土壤污染。住建部专家委委员、上海市环境工程设计科学研究院院长张益告诉本报记者,全国土壤污染超标率达16.1%,在工矿业废弃场地土壤环境问题突出的同时,耕地土壤环境质量更加令人担忧。
  去年,环保部、国土资源部等联合发布的《全国土壤污染状况调查公报》显示,全国耕地退化面积比例超过40%,七至十等的劣质耕地比例达到27.9%,耕地土壤点位污染超标率达到19.4%,耕地质量整体表现为“四成退化、三成劣质、二成污染”的“四三二”状态。全国土壤污染总体呈现出“老债新账、无机有机、场地耕地、土壤水体”等并存复合污染的严峻局面。
  土壤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正在编制中,环保部专家预计,土壤污染防治将耗资数十亿元。
  根据全国环境保护工作会议的部署,环保部2015年“三大战役”中就包括,继续推动“土十条”制定实施,紧紧抓住农用地和建设用地两个重点,提出保护、禁止、限制和控制的措施要求,抓紧制定土壤污染防治等法律法规,持续推进污染场地治理修复项目。
  对于环境污染的治理,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关于加快推进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提案》和《关于进一步完善环境基础设施领域PPP模式的提案》引人关注。
  所谓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是通过委托治理服务、托管运营服务等方式,由排污企业付费购买专业环境服务公司的治污减排服务,来提高污染治理的产业化、专业化程度。
  “第三方治理是将专业化环境治理企业以市场化方式引入环境污染治理领域,可以使污染治理相对集中、减少环境治理设施的重复投资、降低治理成本、提升治理水平。”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会长文一波说。
  而PPP模式,则是将部分政府责任以特许经营权方式转移给社会主体(企业),政府与社会主体建立起“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全程合作”的共同体关系,政府的财政负担减轻,社会主体的投资风险减小。
  近期,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先后出台《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管理办法》、《关于规范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合同管理工作的通知》等多项文件,意味着我国自20世纪80年代开始应用的PPP模式或将是未来城镇化建设的主流融资渠道之一。
  1月1日起,全国人大新修订的被称为“史上最严”的《环境保护法》正式实施,按日计罚、查封扣押、行政拘留等“组合拳”式的多种执法手段纷纷出炉,环保、公安、司法、公众等也握紧了痛打环境违法企业的拳头。
  2月27日,陈吉宁履新环境保护部部长,其在3月1日的媒体座谈会上表示,“十三五”环保规划的主要思路将放在紧紧扭住改善环境质量这个核心,重点要攻克大气、水体、土壤污染防治。
  2015年,或许将成为中国环保史上具有“分水岭”意义的一年。
  (原标题:环境治理成两会建言热门:宁要绿水青山) 立早 张国栋 郭晋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