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宾长宁现茶花皇后 堪称植物界大熊猫
2014/5/4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张路延,刘秋凤



    “悬崖边,几朵小黄花抓住了我的眼睛。”说起与小黄花茶的这一段相遇,四川长宁县环境保护局的梁健聪仍记忆犹新。2013年9月,他和几名科考人员在长宁保护区内做生物多样性考察,却意外遇到了几株开着小黄花的茶树。

  几经周转,他才得知,这几株茶树并非凡物,而是有“茶花皇后”之称的小黄花茶。“小黄花茶是中国特殊保护物种,也是濒危古老植物”,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秦卫华向华西都市报记者介绍,“它非常稀少,除了贵州赤水有少量分布外,这还是第一次在其他区域发现。”


  悬崖边偶遇小黄花茶

  “2013年9月份,我们对长宁保护区内的植物做生物、生态系统多样性考察,这一次考察约莫进行了一周时间,早上8点就出门,晚上才回来”,梁健聪向记者介绍。

  这一路,他们徒步于山间,眼睛都停留在植物上。用他的话来说,是一路都在记录新的惊喜和发现。“例如一些我们知道保护区内可能存有但还没有正式记录在案的植物。”

  真正的惊喜,在第三天悄然降临。

  “那天是一个阴天,没什么特别”,他记得很清楚,和往常一样,他们8点就出了门,“翻山越岭走了一上午,也没啥收获,中午正好碰到了一户农家,吃上了热饭。”他说,保护区内农家不多,出野外都是随身带干粮。

  吃上热饭,是件幸运事。不过更大的幸运,还在后面。

  “我们继续在山野里行走,然后走到了一处悬崖,悬崖大概有4、5层楼高,崖底有条小溪流,能隐隐听到流水声”,他向记者勾勒出一幅画面。

  这处悬崖边,几朵小黄花勾住了几个人的眼睛,“看到了几株茶树,大概2米高的样子,就长在悬崖边上,高出悬崖一米左右”,他回忆道,“开着花,花朵不大,像个小喇叭,淡黄色的挺特别,叶子是深绿色,咋形容呢?无论是茶树的形态,还是花朵,跟长宁当地常见的茶树都不一样。”

  乍一看,几个人都以为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金花茶,“虽然有点像,但金花茶的花朵是金黄色,这株茶树的花朵是淡黄色,是不是金花茶?是什么茶树?大家都不能确定”,梁健聪说道。

  为了一探究竟,他们随机采摘了枝叶与花朵样本,将图片送至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最终确定,这是国家特殊保护物种——小黄花茶。”

  活化石的“存在价值”

  “茶树很少开黄色花朵,红色的居多,也有白色”,秦卫华向记者介绍,“黄色较为罕见,除了金花茶,就是小黄花茶,都属于比较原始的茶种。”

  按照贵州省植物园邹天才的记录,小黄花茶和金花茶都起源于一个共同的祖先,不过形状极性进化速度不同,“小黄花茶起源于原始山茶亚属,它们都生长在较温暖湿润的生态环境区域,小黄花茶最为原始,金花茶相对进化。”

  小黄花茶究竟多少岁了?“小黄花茶分布区历史相对较为年轻,自中生代白垩纪以来无多大变化”,邹天才把小黄花茶的研究对准了它的生长环境,“由于地质历史的成因和地势较低、地形闭塞、温湿度较高等特殊的生态环境和良好的热量条件,为多种喜热物种的正常生长、发育和繁衍创造了有利条件。”

  “白垩纪位于侏罗纪和古近纪之间,是中生代的最后一个纪,长达8000万年”,秦卫华向记者介绍,白垩纪的存在时间,约1亿4550万年前至6550万年前。

  “如果小黄花茶是在白垩纪时期出现的,那年龄估计上千万岁”,秦卫华说,“不过尚在科研中,具体年龄还无定论。”

  说起小黄花茶,秦卫华提出了“存在价值”一说。

  “这些古老的生物物种,其‘存在价值’非常重要,就像是活化石一样”,他说道,“正因为其珍稀濒危,就愈发要保留其独有的基因,虽然不能确定以后食用、药用等应用价值,但它的科研价值是非常高的,这都要建立在其存在的基础上。”

  第二次出现的“茶花皇后”

  小黄花茶有何来头?为何让梁健聪们难掩兴奋?

  “它有‘茶花皇后’的美誉”,环境保护部南京环境科学研究所副研究员秦卫华向记者介绍,“1981年,科技工作者首次发现小黄花茶,是在贵州赤水市赤水桫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因其是一种古老植物,结果率极低,世界稀有,故又非常珍贵,是中国特殊保护物种和贵州省一级珍稀濒危保护物种。”

  秦卫华说,小黄花茶之所以叫做“茶花皇后”,是因其珍稀。“它也可以称作是植物界的大熊猫,就像大熊猫以前只生长在四川一样,它之前也只在贵州赤水一带发现,分布区域极其狭窄,多生长在海拔500米-700米范围内的山崖或溪水边。”

  据公开数据显示,贵州省赤水市赤水桫椤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闷头溪的小黄花茶,分布总面积2.14平方公里,总株数1708株,其中高度1米以下幼苗260株,高度1米以上成年植株1448株,成年树中被人为因素破坏的85株。

  “现在还不能确定长宁保护区内到底有多少株”,梁健聪说。10月中旬过了之后,小黄花茶的花季就过了。“花期过后,就不容易将它和其他植物区分,所以测量其具体的数量还有一定难度。”

  不过,令他欣喜的是,“至少有几十株,我们这次考察,在保护区内发现了至少两处小黄花茶的生长地点。”

  “四川长宁和贵州赤水自然条件相似,出现小黄花茶也不足为奇”,让秦卫华高兴的,是“茶花皇后”的第二次出现。他认为,小黄花茶在其他区域的发现很有价值,“小黄花茶是珍稀濒危植物,如果只有一个地方存在,但凡出现自然灾害或是人为破坏,就可能导致灭绝,四川的出现,提高了物种保护的可行性。”

  植物大战的“物竞天择”

  小黄花茶和大熊猫很像。“可以把它称作是植物界的大熊猫,但其实不只是小黄花茶、大熊猫,所有珍稀濒危的古老生物物种都有共通之处”,秦卫华说道。

  虽然同期动物相继灭绝,大熊猫孑遗至今,但仍躲不开日渐稀少的困境,秦卫华说,“适应性差是古老物种的通病”。

  和分布狭窄的大熊猫一样,小黄花茶也有自己独有的生活环境,“你看贵州赤水和四川长宁,自然环境是很相似的,它的温度和湿度都是一定的,小黄花茶的生长,对这些因素有比较恒定的需求,达到了,才可能生长。”

  同时,这些地方还有一个共性,就是“人为干扰因素小”。无论是贵州赤水桫椤国家自然保护区,还是四川长宁竹海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都是人为干扰少,自然环境较为原始的地区。“自然环境没有发生太大变化,所以小黄花茶才能一直存活下去。”

  “达尔文说过‘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对植物来说也是一个道理”,秦卫华介绍,“水、土壤,这些生长的养分,都是植物竞争的因素,如何才能争抢成功,存活的更多,拼的就是适应性”。

  他拿加拿大的一种植物“一枝黄花”举例,“这是一种外来物种,繁殖性极强、生态适应性广阔,与周围植物争阳光、争肥料,直至其他植物死亡。”

  但许多古老生物物种,在岁月的变迁中,进化力并没有相应的提高,所以濒临灭绝,或者已经消亡在时代的遗迹中。

  小黄花茶的5大“生存陷阱”

  小黄花茶为何难以存活?赤水桫椤国家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刘清炳等人,对此做了详细的研究。它的5大“敌人”可用各有千秋形容,首当其冲的就是爱偷茶果吃的老鼠。

  香喷喷的茶果

  刘清炳说,小黄花茶从开花挂果至种子成熟时间为1年,上年10月份开花,次年10月份种子成熟。“一个果实内多为一粒种子,少数为二粒。小黄花茶茶籽挂果期长,油质香、味道美,是野生鼠类动物最喜欢吃的食物。”

  香喷喷的小黄花茶茶果,在尚未成熟时,会被松鼠取食;完全成熟后掉下地,又多被老鼠吃掉,能够侥幸留下来发芽并长出幼苗的种子相对较少。

  刘清炳等人说,“目前,小黄花茶保护点内绝大部分山地及少量农田都退耕还竹了,山荒鼠多,鼠类动物过去主要还是吃农民地里种的粮食,现在地里粮食少了,其觅食小黄花茶种子的几率更大了。”

  农民手中的刀把

  不仅茶果被鼠类觊觎,小黄花茶茶树也难躲一劫。

  刘清炳说,“小黄花茶枝干的材质坚硬、细致、光滑,刚性和柔性都好,是做锄把、刀把的上好木料,过去农民在选用农具木把时,常将小黄花茶砍伐使用,对中龄小黄花茶破坏较大。”

  即便没有被做成农具,生长在楠竹林下的小黄花茶,“过去农民在进行楠竹抚育、采伐或挖冬笋时,常以影响作业而将其砍掉”。同时,小黄花茶还是优质柴火,过去农民也将其当柴火使用,珍稀的小黄花茶,一把火就香消玉殒了。

  藤蔓成“克星”

  在树家族中,小黄花茶算不上“高个儿”。

  刘清炳介绍,小黄花茶树形矮小,高多在2~4m间。“小黄花茶的分布区域,也正是藤蔓植物生长繁盛的区域。”

  多种藤蔓植物依托小黄花茶攀沿而上,小黄花茶处于藤蔓植物包围之中,光合作用受到影响。“中幼树龄的小黄花茶被藤蔓植物包围后,多数干枯致死,少数尚存的也弯腰驼背。高大的成年树被藤蔓植物包围后,长势变差,出现干枯枝。”

  刘清炳说,凡是被藤蔓植物所包围的小黄花茶,几乎未见开花挂果。所以,藤蔓植物是小黄花茶正常生长繁衍的最大克星。

  生长在悬崖边

  如果说上述三者都是“他祸”,这就是“自戕”。

  刘清炳说,小黄花茶多生长在溪边或山崖上。“生长在溪边的小黄花茶,较易开花挂果,但种子成熟掉下后却极易被溪水冲走,只有掉在石缝中的,具备生长条件的种子才得以发芽生长。”

  生长在山崖上的小黄花茶,光照强度弱,开花挂果率较低。同时,山崖是鼠类动物活动频繁之地,种子成熟后损失大,“少数种子掉下来虽未被鼠类觅食,但常因缺乏发芽条件能长出小苗的几率实在不大。”

  可怕的“鬼帚病”

  最可怕的是,小黄花茶还会生病。

  刘清炳介绍,经调查,小黄花茶的主要病害为“鬼帚病”。“它使小黄花茶的枝叶末端形成一簇扫帚状的枝条,最后枝条干枯;另外,坏损外担菌寄生于小黄花茶的枝叶上,使嫩枝、嫩梢肥大,影响植物光合作用。”

  除了爱偷吃茶果的鼠类,蚜虫也是小黄花茶的天敌,“它们吸食小黄花茶嫩叶汁液,严重影响小黄花茶叶片生长。”

  他说,凡是遭受病虫危害的小黄花茶树,几乎都不开花挂果,且被害枝干逐步干枯,如不治理,最后全株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