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也有想法
2006/4/1 来源:青年文摘(红版) 作者:周 闻


  有些植物在生长过程中好像很“聪明”,它们似乎能思考,能对自己的生长发育做出合理计划。难道植物真的有“思想”?
  一些科学家认为,植物群能够审慎地考虑它们的生存环境,预测未来,征服领地和敌人,有时候让人觉得它们有未卜先知的神力。
  芥草是一种只能存活六周的普通植物,如果将其根尖上的一种颜色淡淡的寄生小植物切断后,它就无法存活,这种小植物似乎还能感知周围朋友、敌人或食物的存在,并且能迅速做出怎样靠近它们的决定!这种小植物被认为是芥草用来与外界其他植物进行沟通的淀粉状“大脑”。一种生活在美国西北部的植物盾叶鬼臼可以根据对天气特征的估计,计划未来两年的生长状况。
  美国宇航局给予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资金用于研究重力对农作物的影响,他们最新发现植物具有与人类非常相似的神经传递素,如犹他大学研究人员发现的新基因“Bypass—1”。或许有一天一些生活在地球上的农场主可能通过与植物进行交流,确定农作物最终的生长日期。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已拨款500万美元用于查明植物分子“时钟结构”,破解植物为什么知道何时生长,何时开花。美洲印第安人中有一种古老仪式,每当玉米要结出棒子的时候,年长的印第安妇女就到玉米地里去。他们要跟“玉米妈妈”交流,用商量的口吻与一株株玉米谈话,以期达成友好共识:啊!让你的孩子,玉米种子们养活了我的孩子吧!我也要让我的孩子养活你的孩子,并且要让我的孩子世世代代都种玉米。
  中情局专家巴克斯特的实验闻名于世,他把测谎仪接到植物体上,测谎仪曲线不停波动,似乎植物也会兴奋,害怕:当他取来火柴,刚刚划着的一瞬间,记录仪上再次出现了明显的变化。燃烧的火柴还没有接触到植物,记录仪的指针已剧烈地摆动。后来他又重复多次类似的实验。比如,当他假装着要烧植物的叶子时,图纸上却没有这种反应。植物竟然还具有辨别人真假意图的能力。假装的动作骗得了人却骗不了植物。
  巴克斯特受这一启发,和他的同事们在全国各地的其他机构用其他植物和其他测谎仪做了类似的观察研究。他们对25种以上不同的植物和果树进行试验,其中包括莴苣、洋葱、橘、香蕉等,得到的是相同的观察结果。
  几乎可以肯定,植物之间能够交往,而且,植物和其他生物之间也能发生交往。在美国耶鲁大学,巴克斯特曾当众将一只蜘蛛与植物置于同一屋内,当触动蜘蛛使其爬动时,仪器记录纸上出现了奇迹——早在蜘蛛开始爬行前,植物便产生了反应。显然,这表明了植物具有感知蜘蛛行动意图的超感能力。
  巴克斯特还发现,当植物在面临极大危险时,会采取一种类似人昏迷的自我保护方法。一天,一位加拿大心理学家去看巴克斯特的植物试验,第一棵植物没反应,第二棵,第三棵……前5棵都没有反应,直到第六棵才有反应。巴克斯特问心理学家,你在工作中伤害过植物吗?他说:我有时把植物烘干称出它的重量做分析。看来植物遇到这位令它们感到恐惧的心理学家,会让自己晕掉,来回避死亡的痛苦。在这位老兄走了45分钟以后,这些植物又开始在巴克斯特的测谎仪上恢复了知觉。
  美国加利福尼亚国际商业公司的化学博士麦克·弗格则认为巴克斯特的这种研究荒诞可笑。他为了寻找反驳和批评的可靠证据也做了很多实验。他在得到实验结果后,态度却一下子来了个180度大转变,由怀疑变成了支持。这是因为他在实验中发现,每当植物被撕下一片叶子或受伤时,都会产生明显反应,而且还证明了植物具有感知人心理活动的能力。
  前苏联科学家维克多·普什金受到启发,也做了类似实验,来证实植物具有感情。他先用催眠术控制一个人的感情,并在附近放上一盆植物,然后用一个脑电仪,把人的手与植物叶子连接起来。当所有准备工作就绪后,普什金开始说话,说一些愉快或不愉快的事,让受试者感到高兴或悲伤。
  这时植物和人不仅在脑电仪上产生了类似的图像反应,而且当受试者高兴时,植物便竖起叶子,舞动花瓣;当普什金在描述冬天寒冷,使受试者浑身发抖时,植物的叶片也会瑟瑟发抖;如果受试者感情变化为悲伤,植物也出现相应的变化,浑身的叶片会沮丧地垂下。
  世界是复杂的,多层面的,认识世界的方法也不是单一的。人们才刚刚开始认识和了解这些传统科学体系还不能解释的现象。如果更多的人不是抱着狭隘的观念去排斥,而是投入这方面的研究,一定会把我们已知的领域向外扩展。随着视野的扩大,我们看到的就会是越来越完整的真相。
  
  (谢蕴枰摘自《奥秘》2006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