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坪发展步伐不该停
2006/10/18 

在我国的城市绿化进程中,草坪曾风靡一时,但“草”的名声又很快受到非议。近几年,我国园林绿化面积在不断增加,而草坪的面积却停滞不前。城市绿化离不开草坪,草坪仍然应该是城市绿化中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我们不能因为在种草上出现了一些问题就否定草坪的作用。
  
  改善生态,草坪出力
  
  北京市区的空气质量一直是市民关注的焦点,气象部门数据显示,目前北京全年有80%以上的时间空气质量为2级至3级,主要是包括埃尘在内的可吸入颗粒较多。很多人都认为北京的沙尘都来自西北地区,但实际上当这些地区没有沙尘暴的时候,北京也会出现扬沙天气。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的试验数据表明,北京有60%以上的可吸入颗粒来自于人与车辆运动时扬起的灰尘。也就是说,减少城区地面灰尘量是改善空气质量的有效途径。而固化尘土的一种非常有效的办法就是种植草坪,因为草坪有较大的叶面积系数,所以它对于滞尘和净化空气有十分明显的作用。
  
  过去认为草比树耗水是个误区,草坪耗水层主要是表层20厘米的土壤,耗用的基本上是雨水和灌溉水,而树耗用的是地下水,地面硬化,使得雨水对地下水的补充完全被阻断,下降的地下水位难以回升,因此树被有的林学家和生态学家称为“抽水机”。地下水位的不断下降,地表水的不断流失,都与重树轻草有一定关系。
  
  国际观点,无草不绿
  
  人们普遍认为,欧美的城市绿化效果好于中国,而实际上其用于绿化的投入并没有中国多。为什么中国每平方米绿地投资高于欧美,但是绿化效果却不好呢?究其原因,这是因为人的视觉高度一般都是在2米以下,人走在大街上或者坐车时,最容易看到的就是地面。所以人感觉的绿化好坏,并非真正取决于“树化”面积多少,关键还是看地表绿化的多少。中国很多城市的绿化面积所占比例并不低于欧美国家,但我们的感觉却远不如人家,问题就在于中国的绿化工程高大树木运用较多,但地表绿化做得不够好。其实最能被大众接受的绿化方式是疏林草地,既有大片的草地,让人体验到满眼皆绿的舒适,又不至于太单调。而目前在中国,很多地区都是制造了城市森林,由于缺乏阳光,一般的草坪草无法生长,树荫下都是裸露的地面,有些工程中甚至将树荫下的地面全部进行硬化铺装。
  
  这样的形式其实没有起到绿化的效果。毕竟,绿化不等于“树化”。
  
  老话重提,草坪贵否?
  
  草坪贵,养护费用高似乎已经成为大多数领导和业主不愿意接受草坪的主要原因。不可否认,草坪相对于树木以及乡土地被植物来说确实娇贵,但是如果管理养护得当,费用也不会太高。以草代木固然有失偏颇,但是一味地强调草坪不好,成本高,也未免有些偏激。
  
  国家园林部门规定,房地产投资中,占地面积的40%应为绿地,开发商按建筑面积每平方米8元的价钱支付绿化费。以使用一块100平方米的土地举例,除了 40平方米的绿地外,建筑占地面积为60平方米,建筑按10层算,建筑面积为600平方米,也就是说开发商要支付4800元的费用,用于40平方米的地面绿化建设,每平方米就是120元。而目前种植草坪每平方米的成本不足10元,也就是说,在绿地建设中,草坪所占费用的比例没有超过10%。
  
  草坪的发展受到抑制,主要还是一些人的偏见。在园林绿化工程中,有人愿意用每棵60元的芦苇,却舍不得花8块钱去建植一平方米的草坪。更有人愿意花几万元甚至几十万元从深山老林挖回一棵树,栽在城市里,为了城里的生态,破坏原始生态。而目前广泛使用的没有生态效应的各种地面硬化材料实际上更是要比草坪贵很多倍。如今,生态城市建设正在轰轰烈烈地进行,屋顶绿化在各大城市兴起,而地面却在不停地硬化,这是非常不理智的行为。